• 书架
  • 登录

第17章 她是我的人

  • 作者:水初心
  • 类别: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2021-12-06
  • 本章字数:2397

“我没有动公司的钱,你爱信不信。”

叶少唐那混蛋临走前肯定在公司上做了什么连她都不知道的手脚。

“冤有头债有主,你们找到叶少唐算账时候别忘了通知我一声,逮到他踪迹我打死他”

安笒想到自己现在负债累累都是拜那个混蛋所赐,恨恨地丢下一句话。

马上要过打卡时间,她没心思跟他们耗下去,错开身打算离开。

叶泽生岂会这么容易放过她,手上一挥,身边的手下一拥而上。

“你们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叶泽生阴冷一笑,“你亏了公司钱不愿意吐出了,那就拿你自己抵债!”

叶泽生为人阴险不择手段,她在叶少唐身边多年,没少见识他的阴招。

往日还有叶少唐在身边护着她,见招拆招,现在就剩安笒一个人,寡不敌众,被他带走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安笒忙不迭挣扎逃跑,叶泽生推了他一把同时,“啪”地一耳光甩在她脸上。

安笒被这一巴掌打坐在地上,手心搓在地面的疼却不及脸颊上挨打的地方火辣辣的疼。

可以想见如果照镜子自己的脸颊绝对肿了。

倒霉催的,叶少唐这个万年天坑!

等他回来她一定加倍在他身上找回来!

叶泽生见地上的女人还想挣扎,一脚踹在她的小腹上,“贱女人,老实的听话出去卖,给老子把钱赚回来,否则……”

“否则怎样?”

清冷地嗓音凝着寒霜从身后飘来,周围的空气仿佛低了几个寒度。

“霍,霍总裁……”

叶泽生回头看到从身后走来的霍庭深,方才还嚣张的气焰偃旗息鼓。

“我就是教训下自己不成器的侄女,不占您的地盘打扰您了,走”

叶泽生说着朝周围手下使了一个眼神示意赶紧把人带走。

霍庭深对他恭敬态度毫不理会,从下车目光不移地落在地上的小女人身上,走上前将她从地上抱起来。

叶泽生的手下停在半路,回头征询的目光看向他,叶泽生看得眼前一幕也是一头雾水。

霍庭深唱的这是哪出?

“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一个叔叔?”霍庭深低头看着怀里的小女人,落在她隆起的脸颊时暗沉下来。

安笒这才回转过神自己竟然被霍庭深当众公主抱地抱在怀里。

周围来来往往上班的同事,再持续下去她在公司就成人民公敌了!

她挣扎着想下去,被男人霸道有力的手臂箍制的更紧:“回答我的问题。”

明显感觉到男人骤然阴沉地气场,安笒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生气?

瞥了一眼旁边同样担心被莫名怒气波及地叶泽生,冷嘲一笑:“我爸其他的兄弟都死在下水道里了,我没这么大的一个叔叔。”

霍庭深身后的秘书闻言强忍笑意,安助理的嘴可真够毒的!

“听到了吗?”霍庭深鸷冷地目光掠过叶泽生恭敬谦卑地老脸:“滚!”

“等等,庭深,叶叔叔也是为你着想,安笒亏空卷走叶氏一大笔钱,这种品质败坏的员工你不能护。”

叶泽生一副假仁假义的长辈样子,一开口就让人讨厌。

“我护什么人需要你答应?”霍庭深冷飕飕一句话顶回去,随后看了安笒一眼,有样学样的扔了一句:“我就有一个叔叔,不过他老人家入墓了。”

以前叶泽伟和霍婉柔还没离婚的时候,叶家和霍家七拐八拐也能攀上点关系,但现在就算了。

“扑哧——”

秘书再也忍不住喷出声。

总裁和安助理还真是毒味相投啊。

霍庭深冷扫了他一眼,秘书连忙噤声。

叶泽生被当众落了面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霍庭深不给他再开口的机会,说:“叶总还有什么疑虑可以跟我律师谈,此外对于叶总殴打HC员工的事情,我也会通过法律手段追究到底。”

“霍总,我们都是一家人,你何必……”

男人脚步一顿,回身冷冷地睨视他,说:“她是我的人。”

动了他的人,怎么可能善了?

男人神情冷峻、言辞冰冷,没有半分开玩笑的意思。

叶泽生顿时傻眼,安笒这个时刻围绕在叶少唐身边的贱蹄子,什么时候跟霍庭深挂了一腿?!

“总裁,请你放我下来。”

霍庭深抱着安笒上了私人电梯,剩下两个人的窄小空间,霍庭深没有强迫她松开手,安笒从他身上跳下来。

反光的电梯壁可以照见她的狼狈,但现在这都不是重点。

“我明明没有受多大伤,霍总为什么坚持抱我进来?”

难道他不知道自己根本就是公司所有单身女性的幻想情人?

女人的嫉妒心有多可怕,他这样做根本就是把她往坑里推。

霍庭深目光平视看到电梯壁里她涨红的脸颊,淡冷地嗓音在电梯间里回旋,“我不这么做,你以为叶泽生会饶过你?”

“……”

安笒一愣,随即了悟地睁大了眼。

是了,叶泽生的人性为人,霍庭深将她公然纳入自己的势力范围,自然是最快也是最有效斩断叶泽生纠缠的方式。

毕竟哪个公司的老板都不希望自己的员工因为被人骚扰影响了工作。

“对不起,我误会你了。”安笒想通了脸上几分尴尬的羞愧,咬了咬唇又道:“还有,谢谢。”

霍庭深睨视着她,“你一向只用嘴表示谢意?”

“……”

安笒眨了眨眼,一时没明白过来,眼前的男人忽然低下了头,她的唇被擒住。

清淡好闻地味道散漫在鼻息四周,她望着点唇退开的俊颜久久回不过神来。

他到底为什么三番五次地吻她?

为什么呢?

安笒在茶水间一边等磨咖啡,一边神游太虚想着心事。

“那个女人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霍总怎么会看上她?”

“是真的,我早晨亲眼看到霍总公主抱带她进了私人电梯,听秘书部的小助理说那个女人从电梯出来时候头发和衣服散乱的样子,特别像……”

“靠,不会这么风臊,跟霍总在电梯里玩实战……”

“哈哈,那可没准,那女人能得到霍总青睐,说不定有什么风臊宝典之类的。”

茶水间一路传来前仰后合的嘲笑声,安笒端着咖啡推门走了出去。

“……”

众人看到她均是一怔,安笒对几人置之不理,径直从她们身侧走过去。

就听几人中有个声音道:“拽什么拽,再厉害还能让霍总娶了你个狐狸精?”

安笒的脚步骤然停顿,端着手里的咖啡回身,眸光清冷地看着她……

<center id='TnTZUr'><sub></sub></center><acronym id='Ke'><b></b></acronym><option id='BeyDPpbu'><strong></strong></option>
<em id='mdWPN'><pre></pre></em>
<del id='AiiLUfIl'><abbr></abbr></del><optgroup id='lUmaROXc'><var></var></optgroup>
    <var id='pA'><small></small></var><samp id='NPZsh'><abbr></abbr></samp>
    <l></l>
          <big id='pFkjPy'><pre></pre></big>
          <option></option>
            <option id='lnljyNd'><legend></legend></option><option id='tJmEaj'><caption></caption></option><dir id='NUvBrCgp'><ins></ins></dir>
            <bgsound id='bKov'><base></base></bgsou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