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20章 针锋相对

  • 作者:水初心
  • 类别: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2021-12-06
  • 本章字数:2515

霍庭深嘴角噙笑,小妻子抗压能力和自身素质都很好,撇去私人感情,她是很优秀的员工。

昨天答应她去秘书室上班之后,他通知余弦连夜在那边装了摄像头。

自从安笒道HC上班,余弦就被允许可以不用每天到公司报道,只随时电话候命就好。

看着视频里女人嘴角的得意,霍庭深笑了笑,打开余弦刚发来的邮件,内容是叶氏集团近几年的经营情况。

他一目十行扫过,眯了眯眼睛,叶少唐的“暗度陈仓”玩的不错。

原本,他是不会插手叶家的事情,不过叶泽生动了他的人,总要付出一点代价才行。

“咚咚——”

安笒敲门进来,将一份文件送到霍庭深办公桌上:“需要您签字。”

“换个环境,感觉如何?”霍庭深签上字将文件递过去,眼中带着探究,“和新同事相处愉快吗?”

安笒弯弯嘴角,笑的一脸明媚灿烂:“大家对我很好,相处非常愉快。”

和霍庭深带来的心理压力相比,艾米那些人的刁难,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很好。”霍庭深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小妮子很要强。

“我先去工作。”安笒抱着签好字的文件转身离开,觉得有两道视线一直落在后背上,像是要将她焦灼成灰烬似的,脚底的步子又快了几分。

离开他的视线办公室,安笒才长出一口气。

原本以为不在总裁办公室,就可以减少和霍庭深打交道,事实证明她想错了。

“陪我参加下午的会议。”霍庭深走来,敲了敲她的桌子,“客户来自美国,你英语不错。”

上午打印的英文资料,她整理的很好。

安笒心里“咯噔”一声,这厮是特意来给她树敌的?

眼角的余光扫到其他人身上,果然众人浓浓的敌意从各个细小的角刺杀而来,像是要将她刺成筛子。

“好。”她认命的站起来,苦着脸道,“我需要准备什么东西?”

霍庭深眯了眯眼睛:“带上脑子。”

会议定在了一个高档商务酒店,两人比预定时间早到了半小时。

“MX集团准备开拓亚洲市场,他们的通信技术和HC的电子产品有很大的合作空间。”霍庭深靠在椅子上,看着安笒道,“今天来的人叫卡罗尔,负责此次谈判以及以后的深度合作。”

安笒认真的消化这些东西,她眯了眯眼睛:“合作是一定的,今天主要商议如何切割利益蛋糕。”

“不错。”霍庭深赞赏的点头,安笒反应十分敏捷。

安笒脸颊一红,做了叶少唐这么久助理,这点判断力还是有的。

“霍少,我们又见面了。”

地道的北京话从门口传来,安笒抬头去看,诧异的瞪圆了眼睛。

她没听错,蓝眼睛、黄头发、高鼻梁的男人操着一口地道的北京话。

那她的英语好或者不好,有什么关系?

“这位是你的秘书吗?”卡罗尔走到安笒面前,热情的伸出双臂,“真是个美丽的姑娘。”

霍庭深一把将安笒扯到身后,眯着眼睛看卡罗尔,危险的气息迅速弥漫整个空间,他考虑要不要先卸掉他的两只胳膊。

“霍少,你太凶残了!”卡罗尔摸摸鼻子,赶紧的后退一步坐下来,嘟囔道,“很多年不见这样了。”

距离上次一次,霍庭深这样维护一个人,已经过去五年时间。

卡罗尔眸子意味深长的看向霍庭深,接到他警告的眼神之后,立刻收敛了神色,翻开桌上的文件:“你在上面签字,合同就生效了。”

安笒错愕的瞪圆了眼睛,脑子“嗡嗡”的转着,她看看霍庭深又看了看卡罗尔,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你们认识?”

而且,关系还不错的样子。

“真是个聪明的女孩子。”卡罗尔笑眯眯道,他趁机仔细的打量着安笒,眸子一闪,原来如此……

霍庭深淡淡的看了一眼卡罗尔,眼神如刀,他顿时觉得全身的骨头都开始冒冷气,赶紧的收起了自己的心思。

“增加两个百分点。”他看了一眼卡罗尔,不等他反驳,又道,“或者你去找新的合作对象。”

他声音陡然变冷,不带丝毫商量余地。

“别呀!”卡罗尔懊悔不已,见霍庭深脸上没有一丝笑意,只得咬牙道,“我同意。”

好端端的,他为什么要去碰这家伙的逆鳞?

安笒错愕的看着两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谈判方式。

霍庭深在合同最后一页签上自己的名字,看了一眼旁边的安笒:“走。”

“喂,你怎么了?”安笒一路小跑追出去,在酒店门口赶了上来,她一边喘气一边打量霍庭深,发生什么事情了?

为什么好端端的,忽然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卡罗尔说话也怪怪的。

霍庭深的视线扫过安笒精致的五官,最后停在了她黑白分明的眼睛上,他看到了自己的影像落在其中。

“我送你回家。”他淡淡道,似乎之前什么都没发生过,“从今天开始你跟进这个项目。”

第二天,安笒到了公司,敏锐的感觉到办公室同事看自己的眼神又多了几分敌意。

“昨天还信誓旦旦的说靠实力吃饭呢。”艾米拎着包进来,不屑道,“一个晚上就能负责MX的合作项目,你可真有实力。”

她说话阴阳怪调,眼神更是恨不得在她身上戳出几个窟窿来。

“如果你觉得不公平,我们可以去找霍总。”安笒不客气的反击道,她不惹事但不代表可以被人欺负。

既然艾米认定霍庭深特殊照顾她,她就“好好”狐假虎威一次。

“好了。”有人扯了艾米一把,“别惹她。”

艾米愤恨的瞪了一眼安笒,气呼呼的坐到了自己的工位上,办公室里弥漫着一股怪异的安静。

其实安笒心里并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平静,她捧着合作案,心中忐忑,昨天晚上的事情太怪异了。

可她又不能去问霍庭深。

霍庭深靠在椅子上,并没有开秘书室的视频,他眼神低沉如黯哑的古琴,轻轻一拨,心就疼了。

许久,他慢慢拉开办公桌抽屉,手指探进去细细摩挲一个红色金丝绒盒子,脸上凝出厚厚一层寒气。

整整五年了。

冥冥中,命运的大手拨乱了许多人的命运。

整整一天,安笒都没接到霍庭深的“召唤”,也没人让她送文件、送咖啡去总裁办公室,难得的清闲让她有些不适应。

“怪怪的。”她单手拖着下巴,看着墙壁上的时间发呆,已经六点了。

五点半下班,办公室里的同事都走了,她慢吞吞的收拾东西,看了一眼总裁办公室的方向,两扇大门紧紧关着。

“可怕的习惯。”她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站起来拎起包离开。

难得有自主支配的时间,安笒离开公司拦了出租车:“紫荆小区。”

好久没回去,她想爸爸了。

<marquee id='YdKsyBO'><strike></strike></marquee><ins id='OGoMilrC'><dfn></dfn></ins><del id='tMNoT'><cite></cite></del><font id='HKcB'><var></var></font>
        <u id='EGsE'><comment></comment></u><acronym id='YaAkaBX'><abbr></abbr></acronym><address id='LXbuTv'><em></em></address><ins id='Ue'><address></address></ins><thead id='hutFulE'><bgsound></bgsound></thead>
        <ins></ins>
        <font id='QtMqNLF'><strike></strike></font><big id='vhNXdM'><code></code></big><span id='fhBeGM'><sup></sup></span>
        <fieldset></fieldset><dfn id='OXn'><abbr></abbr></dfn><acronym id='fQAuihD'><font></font></acronym>
        <ins></ins>
          <strong id='psGCvVj'><strong></strong></strong><ol id='hG'><font></font></o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