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书架
  • 登录

第1312章 连认输的勇气都没有

  • 作者:水初心
  • 类别:现代言情
  • 更新时间:2021-12-08
  • 本章字数:3311

安笒睡得并不安稳。

梦里,她的面前是金沙铁马,无数的将士冲在一起,不计后果的用力厮杀,浓重的血气飘荡,如同人间地狱。

安笒觉得自己的心脏跳得比以往都要快,身边的景色也在急促地后退,直到面前出现一个红衣少年。

“嗖——咻——”空气中,有什么尖锐的东西飞速而来,安笒的心脏狠狠地抽搐,双目紧瞪着那坐在马背上,正在以一人之力挡百敌攻击的少年……

“不——”安笒尖叫出声,猛地从床上坐起,神情呆滞,那种不知道自己是谁,又身在何处的茫然感格外强烈。

一双温热的手忽然覆在她的手背上,安笒回头就见坐在床边,薄唇紧绷着,显然很是担忧的霍庭深。

虽然很想给霍庭深一个安抚性的笑容,告诉他没事,只是做个噩梦而已,但唇角蠕动间,就是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做噩梦了?”他询问着,语气却很肯定。

安笒怔了一下,思绪在脑海里各种翻滚,最终点头,将梦境和盘托出,又深深地看了一眼霍庭深,“和现代的梦境是一样的。而且,我怀疑我们到这里来的原因,凤镯只是一个引子,而梦境里面发生的,是主因。”

她是忽然想到这个事情的,就迫不及待地跟霍庭深说明,不然真的无法解释,这个梦一直出现的原因。

霍庭深伸手拿着帕子给她擦着额头上的冷汗,见她那着急得厉害的模样,也就开口了,“这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他们原本是信奉科学的,但穿越这种事情都发生在他们的身上了,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接受得也就理所当然一些。

霍庭深想了想,眉头忽然狠狠地皱紧,看着安笒的眸光里残留着不可言语的情绪,让人看不清里面的意思。

安笒自然而然地注意到了,心里忽然染上一丝不安,有些结巴地说道,“怎,怎么了?”

为什么有种很诡异的感觉。

对了!

这种想法刚落下,安笒忽然想起另外一件事情,她扫视一圈周围,发现自己根本还在医草堂给安排的房间里,再看看霍庭深,忧心道,“你在这里没关系吗?”

“没有。”

霍庭深的答案很肯定,似乎不想让安笒担心,又解释一句,“他们目前不会派人盯着你的。”

这个‘他们’,自然是指今上耶律晟的人。

房间里再次陷入诡异的寂静。

安笒觉得难熬极了,有些话梗在喉咙里,也不知道怎么说不出口,但转念一想,还有什么不能说出口的?

她和霍庭深本是夫妻,经历了那么多的磨难在一起,心早已经交到对方的手上,而且,生死都历经过了,再难说的话,又需要怎么犹豫。

想到这里,她豁然开朗,心情一松,很是顺势地问了出来,“你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比如说,我和那个红衣少年的关系可能很不一般?”

她也就是设想。

之前的设想如果成功,那她和霍庭深来到这里的主因就是那个红衣少年,总不可能一点关系都没有吧。

设想成功,那接下来任何可能都是可能的。

霍庭深原本是打算问的,却又担心她多想,现在听她主动问起,也就知道她先想清楚了,笑笑,随后问道,“有看到那个红衣少年的样貌吗,也许找到他才能够找到事情的关键。”

这也是他们要解决这件事情的关键了,但安笒拧了拧眉,“在现代的时候,只要梦过之后,我的脑袋里就混混沌沌的,而现在……”

说到这里,安笒就去想梦中的情形,而后惊愕地发现,她好像没有忘记,梦中的情形,记得格外清楚!

她双眼一亮,努力地去想梦中红衣少年的脸,近了近了……

“别想了。”

眼看着安笒的面色发白,好像随时都会晕过去的模样,霍庭深当即开口阻止,也是这时,安笒无力地软在床上,“差点就看到了……”

可惜,只是差点。

霍庭深并不失望,于他而言,摆在首位的是安笒,只要她平平安安的,就算他们没法回现代他也认了。

至于现代的儿女们,他们有自己的生活,总有一天是要阴阳两隔的,只要他们过得好就行。

“看不到也没事。”霍庭深再次给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脸温柔,“船到桥头自然直。如果我们会出现在这里,是有因可寻,事情真相大白的那天,一定会到来的。”

因为看不到少年的脸,心中生出几分急躁的安笒,在听了霍庭深的话后,躁动的心湖很快平静下来。

她看着霍庭深,嘴角微微勾起,无论是话语还是此时的神情,都给予了他最大的信任,“恩,一起。”

“好,一起。”

无论如何,他们都要一起面对困难,即使是死。

三天后,应试结果放榜。

女子学堂应试结果,如科举制一样放榜,有一个专门贴结果的地方,在放榜当天,很多人都前去看了。

最主要的还是看自己的成绩,唯恐自己考试不过关,被筛选下去,离开女子学堂,而有些胜券在握的,则是更加期待李媛媛和南宫玉的对赌。

要说女子学堂内的占地位置很大,消息传不到那么远,问题是李媛媛唯恐别人不知道她和南宫玉对赌的事情,私底下大肆宣扬。

不管是什么事情,都经不起大肆的宣扬,更别说南宫玉的身份特殊了,引来的注意力就更大了。

安笒不是不知道外面的事情,但也没有放在心上,在她看来,口头上的争论赢了也没有太多的用处,只有在实力上压制了,才能够彻底让人闭嘴。

榜单前。

李媛媛认真地在医草堂的榜单上看着。

实际上医草堂也就三个人,什么成绩一目了然。然而当李媛媛看到自己的排名时,双眼顿时瞠大,透着浓浓的不敢相信。

第……三!

她居然是第三!

虽然是通过了这次的应试,不可能离开学院,但排名于她而言,更重要!

“不!肯定是出错了!”李媛媛受了极大的打击,指着上面排了第一的南宫玉的名字,双眼充血,“南宫玉肯定舞弊了!”

‘舞弊’二字一出,贴了榜单还没离去的童子就不乐意了,当即出声道,“这位女学子,说这些话可是要证据的!”

不管是不是事实,但李媛媛这话一出,要是被有心人利用,那女子学堂的名声可就受了损坏了。

而且,最近风头正盛的南宫玉可是跟在慕容岚风身边的药童,说南宫玉作弊,岂不是说幕后黑手就是慕容王府?

这可不行。

虽说李媛媛的话也不能代表着什么,但有些事情传得多了未免会发生不良的影响,童子是不可能放任这件事情这么下去的,再呵斥出声,“你若是有证据便摆出来,咱们说道说道,若是没有证据……”

他没有将话说完,但话后的警告意思已经很明显。

李媛媛原本有几分怔,但贴身丫鬟拉了拉她,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些什么话时,心里已然一紧。

她……居然说南宫玉舞弊!

好吧,她的意思就是说南宫玉舞弊,但并没有要说慕容王府徇私舞弊的意思,但很显然,在场的人都已经想到那方面了……

怎么办,怎么办?

李媛媛一时着急不已,四处张望想要寻求个帮手却发现根本没人帮她!

也是,这种时候帮她,根本就是在和女子学堂作对,怎敢?

就在李媛媛孤独无援时,余光瞥见了从一侧过来的安笒,一边伸手指着她一边冲上前,“南宫玉,你快点承认你应试舞弊了!”

“……”

安笒闻言只想翻个白眼,侧身躲过李媛媛的碰触,“李小姐,我看起来像白痴吗?”

既然不像白痴,她为什么要承认自己没有做过的事情?运气也是一种本事呢!

李媛媛才不会去思考安笒话中的深意,指着安笒的手都在颤抖,“你,你就是舞弊了,快点承认,否则你的下场绝对会很惨!”

“李小姐,你别过分!”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成绩的南宫翎香姗姗来迟,做足了姿态,却没有想到刚过来就听到李媛媛那警告性十足的话,当即脸色都变了。

就算南宫玉不受宠,在南宫家什么都不是,但别人编排就不对了,那可是对整个南宫家的否定!

这是在打南宫家的脸啊,她要是不出面,如何能行?

“本世子倒是没有想到,李家竟是已经落到连认输的勇气都没有了。”就在气氛僵滞时,另外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在场的众人纷纷循声看去,见是一脸正色的慕容岚风,都纷纷行礼问好,心里也有些发憷。

慕容岚风虽是王府的挂名世子,但该有的他都有,就是平日里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好像挺不靠谱。

这一下子变得严肃了,他人心里的落差就大了,就不自觉地跟着紧张。

而此时的李媛媛,如坠冰窖。

如果说南宫翎香插上一脚时,她还没有太紧张,那慕容岚风的到来,无疑是将她整个人都推到了风浪尖上!

李媛媛面色发白,结结巴巴,“我,我没……”

<kbd id='knWLeNU'><bdo></bdo></kbd><kbd id='BCvsnZYU'><blink></blink></kbd><basefont id='Jv'><legend></legend></basefont>
    <var id='FjldM'><option></option></var><samp></samp>
      <u id='DBIv'><l></l></u><base id='OMUj'><base></base></base><optgroup id='ULxo'><fieldset></fieldset></optgroup><ol id='xWfVxedM'><thead></thead></ol><caption></caption>
      <em id='WeHXa'><blink></blink></em>
      <samp id='VPTGxyQ'><caption></caption></samp><sup id='QoaM'><basefont></basefont></sup>
      <marquee id='Uenv'><dir></dir></marquee><legend id='VRP'><xmp></xmp></legend>